极地科考从“姗姗来迟”到“硕果累累”爱国是最根本的“极地精神

极地科考从“姗姗来迟”到“硕果累累”爱国是最根本的“极地精神 2019-12-03 08:25:59   阅读: 1266

北极黄河站

自1984年以来,中国的极地科学研究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自1984年第一个国家探险队前往南极大陆以来,中国已经组织了35次南极探险和10次北极探险。极地科研站已经有长城站、中山站、昆仑站、泰山站和北极黄河站、南极冰岛站,南极罗沙站第五个科研站正在建设中。中国极地科学研究从“后来者”进入了世界极地科学研究的“第一方阵”。

7月11日,中国首艘自行建造的极地探险破冰船“龙雪2号”正式投入使用,并计划在今年下半年进行第36次南极考察。

1月18日,中国极地固定翼飞机“雪鹰601”第三次成功降落在海拔4090米的南极冰盖顶部——冰穹A的昆仑站机场。

进入21世纪,我国极地科学研究站的数量不断增加。目前,南极有4个中国基地,第五个正在建设中。

……

“这些是近年来极地探险的重大事件。我国的极性事业正在突飞猛进!”国家海洋环境预报中心极地环境预报研究室的首席天气预报员尚萌曾六次参加南极科学考察,他哀叹道。

中国极地科学研究虽然起步于20世纪80年代,比其他国家晚,但经过30多年的不懈努力,在基础设施、科研设备、科研等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综合实力达到国际中等水平以上。在“极地精神”的号召下,科研团队成员勇往直前,不冒任何风险。他们的“爱国主义、实用主义、创新和奋斗”已经载入史册。

“迟到者”的崛起

对南极洲来说,中国是“后来者”。

20世纪70年代末,南极洲的20个国家建立了自己的研究站,甚至在中国也找不到完整的南极地图。当时,中国只有“未来在南极和北极进行海洋勘探”的想法。

1980年1月,应澳大利亚南极局邀请,中国第一批科学家登陆南极后,第二海洋研究所科学家董兆干和中国科学院科学家张青松进行了首次科学考察,并参观了澳大利亚南极科西站。

张青松在后来的采访中说,尽管他经历了艰难困苦,但他觉得这是值得的。“在我们之前,中国科学家对南极洲知之甚少,也没有多少信息。我们非常内疚。在调查过程中,我和老董夜以继日地研究南极数据。我们真的很饿。”

由于两位科学家的辛勤工作和辛勤研究,探险队获得了许多宝贵的第一手资料,这也开启了中国极地探险的序幕。

五年后,在十亿中国人的委托下,591名成员日夜奋战了42天。1985年2月20日,中国第一个南极考察站长城站竣工,创造了惊人的“南极速度”。长城站的建成填补了中国科学事业的一个空白。

在接下来的30年左右,南极科学研究迎来了质的飞跃:第二个常年研究站中山站(Zhongshan Station)于1989年在南极完成,成为观测和研究南极冰盖、冰架、高层大气物理学、南极大陆地质学和南海的理想场所;1994年,“龙雪”号研究船投入使用。昆仑站(Kunlun Station)建于2009年,位于南极冰盖最高点——冰穹A区,汇集了冰芯科学、天文学、冰下地质学和地球物理学、大气科学等前沿领域。具有中继站功能的泰山站于2014年建成。罗海新站正在积极推进车站建设的准备工作...

依托科研站,中国南极考察得到全面支持,考察范围和领域不断扩大。到目前为止,中国已经初步建立了覆盖空基、岸基、船基、海基、冰基和海床的国家南极观测网络,以及“一船四站一基地”的南极考察支持平台。

支持我国极地科学研究的因素很多,其中最重要的是我国对极地科学研究的重视和投入,我国综合国力的大幅提高,顶尖设计专家的领导,以及一代又一代一线科研团队成员的不懈奋斗和奉献自然资源部第二海洋研究所的研究员金海燕总结道。

中国自1984年派出第一支南极考察队以来,经过30多年的发展,中国的极地事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在极地基础设施、文化宣传、科学研究、环境保护、可持续利用、全球治理、国际交流与合作等领域取得了重要成就。

女性科研团队成员参与科研的探索

三十多年来,从南极到北极,地球的两极都留下了中国极地科学家的坚实足迹。从一开始,这里就有很多女人。

1983年11月,中国科学院贵阳地球化学研究所研究员李华梅应新西兰政府邀请,受国家南极考察委员会派遣参加新西兰1983年组织的夏季南极考察。在南极大陆,李华梅工作了32天,成为中国第一位到达南极的女科学家。

在气候多变、环境恶劣的冰雪世界中,李华梅的任务是在77至78度的高纬度地区进行地质调查。“那时,必须穿厚重的防寒衣服,还必须携带圆规、地质锤、铁锹、照相机和食物。条件非常恶劣。”李华梅回忆道。

然而,李华梅珍惜当时来之不易的机会——她完成了地质调查并收集了珍贵的岩石样品,为研究南极大陆维多利亚的地质调查和罗斯岛中新生代火山活动的特征积累了宝贵的资料。回来后,她写了许多有价值的科学研究论文。

今年,57岁的尚萌已经六次成为南极探险队的老队员。她清楚地记得她第一次去南极是在1999年,那是中国的第16次南极探险。“1984年毕业后,我来到了国家海洋环境预报中心。十多年来,我一直希望去南极进行科学研究。”谈到第一次南极探险,孟加拉国仍然很兴奋。在那次科学考试中,新奇和兴奋让她忘记了自己的疲劳和辛勤工作。

此后,尚萌五次来到南极。为了保证船的顺利航行,天气预报员必须每分钟在线。因此,孟在岗位上晕船时经常不吃不喝。“晕船对船上的船员来说是一大挑战。这是我抵御晕船的方法之一。”为了保证天气预报的准确性,老同志尚萌还在研究各种先进的技术和方法。

去年,在我们第35次南极考察期间,尚萌参观了中山站旁边的俄罗斯考察站。一位俄罗斯老队员感慨道:“现在从我们的窗户往外看,到处都是中国房子。中国发展得太快了!”这让尚萌非常自豪。

尚萌坦率地说,他非常喜欢这份工作,“只要需要,他会尽最大努力,即使是做一些基础工作。”

金海燕也将极地探险作为他工作的开始。她从事海洋生物地球化学研究,参加了两次北极科学考察,一次南极科学考察和一次北极国际科学考察。在过去的五年里,他发表了50多篇相关文章,并参与撰写了4部专著。

经过多年的科研工作,她被我国极地工作的艰辛和科研设备的进步深深感动。“十年前,当我们去南极长城站进行科学研究时,为了确保在天气条件下快速完成集水工作,我们只能制造半自动集水装置,集水条件非常困难。”现在,长城站的新实验楼已经投入使用,工作条件也大大改善了。「龙雪二号的建成为未来的研究工作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研究平台。在这些先进设备的支持下,我们将更加努力,做得更好。”金海燕说。

与此同时,金海燕表示,极地科学研究既艰巨又危险。如果你想长期坚持不懈地努力,你需要一个坚定的信念。这种信念是“极地精神”的第一点——爱国主义。"爱国主义是最基本的“极地精神”,铭刻在每个极地科学研究者的心中."

不畏艰难,追求梦想,见证发展,弘扬精神...中国的女性科研团队成员在寒冷极地的考验下也光芒四射。

“我是一名普通的预测员,在我的岗位上工作了一辈子。我热爱我的工作。”

“我有点羞于接受采访,因为我只做了一小部分工作。但我也非常荣幸能够向更多人介绍我们的极地工作。”

“虽然我做得不够好,但我会尽最大努力继承和发扬极地精神。”

……

这是科学研究小组的女性成员和记者在采访中的对话。他们很谦虚,但并没有丧失斗志。事实上,对于整个极地探险来说,探险队每个成员的力量和贡献都是非常小的。然而,正是许多个人形成的强大合力造就了我们国家的科研事业正在赶上的昨天、辉煌的今天和更加灿烂的明天。

"在极地飘扬的五星红旗将永远是我心中最美的画面。"这是一位老极地探险队员发自内心的话,我相信这也是所有极地工作者的共同愿望。

女性的韧性和职业精神

科学研究充分反映了这一点。

-与国家海洋环境预报中心极地环境预报研究室首席天气预报员尚萌对话

记者:你在“南极6号”。有什么能打动你的吗?

尚萌:许多人认为极地科学研究非常神秘,但事实上并不神秘。每个去过现场的科研小组成员都坚定不移地执行他的任务。例如,我的任务是为科研船提供尽可能精确的天气保护。在南极洲工作就像在家工作一样。我一丝不苟地工作,尽力而为。

如果我被感动了,我会欣赏和享受科研团队成员的团结与合作。尤其是在早年,许多去科研的单位都是更资深的科学家,但是在南极,每个人经常变成普通的体力劳动者,卸载、运输蔬菜、推飞机...所有人都必须一起工作。

“极地精神”(Polar Spirit)——爱国主义、实用主义、创新和勤奋,真的不是一句简单的口号,而是多年来提炼出来的内容,具有极其丰富的内涵。

记者:你如何评价我国的女性科研团队成员?

尚萌:在早期,参加极地探险的女性很少,主要是为了保护女性,因为早期的探险有很多探险特色。现在每次我去科研,都有越来越多的女运动员。他们不仅从事安全工作,而且还从事许多重要的科学研究工作。

科学研究充分体现了女性的坚韧和奉献精神。同时,女性运动员的加入也使得我国的科研事业更加人性化和规范化,更加规范化和完善。

记者:在新的时代,你对中国的极地科学研究有什么期望?

尚萌:多年来,中国在极地科学研究方面的成就来之不易。我希望年轻人能够珍惜前人的成就,继承和发扬“极地精神”。同时,我希望我国的极地科学研究政策更加开放,让社会上更多有远大理想和智慧的人能够贡献更多的力量。

湖北快三投注 三分快三投注 江西快3投注 快3网上投注

上一篇:丰田敞开氢燃料车大门,带一汽、广汽上路
下一篇:NBA总裁肖华:我们已经和中国篮协主席姚明沟通 他很生气

精彩推荐